【檀鑫/鑫兮】骗(上)

上篇檀鑫鑫多无差
写给@tazumi拓海 的毕业贺文  另外,疯狂暗示.jpg
肉的话可能是檀鑫也可能不写




   檀健次第一次遇到赵泳鑫是在欧洲某个小镇的路边摊上。

   彼时他正手舞足蹈,连叫带比划地跟老板解释他要一根热狗而不是一份汉堡,奈何跨地域的肢体语言似乎不太奏效,他费尽心思的动作让老板看得一头雾水。

   赵泳鑫正是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用一口漂亮的英语花三分钟解决了檀健次三十分钟都没搞定的事情。

   檀健次还没来得及道谢,赵泳鑫就转身离开了,可谓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二次再见他,是在他投宿的小旅馆,赵泳鑫正弹着钢琴。熹微的晨光透过小旅店的木格子窗落他的钢琴上,轻快的旋律从赵泳鑫纤长的手指底下流淌出来。弹完一曲,他抬起头,那金色的阳光碰巧落进了他开满桃花的眼里,撞进了檀健次的眼底,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多情。

   檀健次心里默默拿赵泳鑫同他以前处过的男人对比,赵泳鑫年轻帅气,浪漫优雅。虽然看起来没有他以前的各种老板商人有钱,估计榨不了多少油水,但是作为单纯的恋爱对象还是能打个八九分的,况且看赵泳鑫又讲英文又学钢琴的,应该也穷不到哪里去。

   钓男人几乎算是檀健次的老本行了,几滴泪水,若有似无的忧郁气息,加上他那张不怎么显年龄的脸和一纸以假乱真的抑郁症病历,活脱脱一个单薄忧郁的无辜少年,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赵泳鑫顺理成章地上了钩,他开始关心檀健次的衣食住行,看到那张写有檀健次名字的轻度抑郁症病历时甚至送来了一瓶写满外文的药片,檀健次不明所以,赵泳鑫却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抑郁症要配合药物治疗,他作为心理医生不知见到多少轻度抑郁症时不治疗,后期因抑郁严重自杀而死的病人了。檀健次接过瓶子看了看,心情有些复杂,心里嘀咕道你送就送吧,怎么送来一瓶半新不旧的,一点诚意都没有。却也还是巧笑嫣然地收下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渐渐熟络起来。会偶尔去到对方的房间,就着异域风情聊聊自己的故乡。赵泳鑫给他的礼物也越来越多,宝石,轿车,还有一串钥匙。檀健次本着送上门的水鱼不宰白不宰的原则,收得心安理得。反正他本来就靠这个吃饭的,这么多年来,那些对他有所图的各色男女砸的钱更多,欲望也更赤裸,他一样照单全收。

   不同的是赵泳鑫的眼神太过干净了,那双眼里怜爱大于欲望,他更像是一个翩翩的君子,时刻谨记发乎情止乎礼,让檀健次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似乎有所下降。

   于是他约赵泳鑫来到一间当地有名的gay吧,打算灌醉他,怎么也要睡他一次。

   与其说是gay吧,这更像是一间大型的酒吧,舞池里各路男女正扭得火热。檀健次要拉赵泳鑫一起进去跳,却被赵泳鑫拒绝了,他嫌人群挤在一起蹭来蹭去的,太脏。檀健次只好一个人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赵泳鑫的位置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他费力地扒开人群挤进去。却看到赵泳鑫正一杯一杯地同人拼酒,面前的玻璃杯七歪八倒,不知他喝了多少杯,脸上飘着两朵红云,眼里水光迷离的,一群人正虎视眈眈就等着他醉倒,好白捡个便宜,像他这样姿色的华裔在欧美的gay圈里不知多受欢迎。

   于是檀健次上去揪着那人的衣领就吻了下去,赵泳鑫估计是真的醉了,不配合也不反抗,只是任他在自己嘴里攻城掠池,临了半眯着眼冲着他笑,像只被顺了毛的猫儿。好不容易将周围的一群烂桃花赶跑,架着赵泳鑫蹒跚着走向附近的宾馆。虽然赵泳鑫个子高,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架着他回到宾馆还是没有问题的。

   上述一切情况要发生在如果赵泳鑫不乱动的前提下,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一辆黑色的小面包车从他们身边飞快驶过时,赵泳鑫不知道发了什么酒疯一推开檀健次就跌跌撞撞往前跑。

   檀健次被猛地一推差点跌倒,而赵泳鑫竟然在大马路上狂奔起来。

   “你疯了啊!”

   檀健次冲上去把人拉回来怒喝道,现在已是深夜,马路上没什么行人,过路的车一般开得飞快,赵泳鑫那样迷迷糊糊地在路上跑,搞不好要被撞去见佛祖。

   赵泳鑫的酒气扑到他的脸上,冲他傻乎乎地笑,蓦然眼里却流下了泪水,死死地抱紧檀健次,头埋进他的肩膀,嘴里不知道咕哝了什么,尔后咬着牙流泪,眼泪打湿了他肩头的衣服。檀健次也是手足无措,愣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安抚地摸摸他的头发,拍拍他的后背。赵泳鑫不停地低声哀求不要走,他就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回应说我在。

   不知费了多少功夫,他才带着赵泳鑫回到宾馆,本来想把人扔下就走。赵泳鑫却抓紧他的腕子不放,檀健次没法脱身,只好坐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端详起赵泳鑫来。

   这人生了一对狭长妩媚的漂亮眼睛,他忍不住伸手去触碰。从深邃的眼窝摸到上挑的眼尾,现在眼角有点泛红,大概是刚刚哭的。他摸着赵泳鑫的眼睛,心想这样漂亮的一双眼睛,不知道为哪个负心汉留下这样多伤心的眼泪实在太可惜。

   赵泳鑫眉头紧紧蹙着,没过多久,他又开始低低地哀求起来,这一回,在安静的房间里,他的呢喃也显得分外清晰。

   “你们不要带走他,”

   哟,这还是个棒打鸳鸯的故事,檀健次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幸灾乐祸。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兮尔,兮尔,你不要走”

评论(5)
热度(24)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