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归一【01】

ooc慎入

防雷预警:没有姓名的诸葛青 小学生式流水账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轰鸣的雷声渐渐远去,一道白光将王也吞没。

比意识先苏醒的是疼痛,像是分筋错骨一般,动弹一下就冒出浑身的冷汗。

周围弥漫着一股清苦的草药气味,他大概是被什么人救起来了,王也摸索着身下柔软的床褥,想要坐起来。

“你醒啦”温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王也偏过头去想要看一眼来人却发现不过是徒劳。

那双棕栗色的瞳仁里没有一丝光彩,他看不见了,他试着张嘴想要发问,却发现自己也说不出话来,喉管处疼得分明。于是他有些茫然地转动头颅,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屋子里气流转动,王也感觉到那个人接近了自己,...

九九归一【序】

哨兵也x向导青(可能看不太出来

有大量私设

ooc


大雨滂沱。

天边的铅云黑沉沉地压下来,压在一方山庄上头。王也站在摇摇晃晃的木桥上,对面就是那座山庄。

从王也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的只有白色的墙和灰色的瓦,像是江南水乡的造物。透过雕花镂空的墙,能隐约瞥见内里的绿竹。

王也蓦然有些心疼,心疼山庄里精致的亭台水榭,小桥下的流水里有着锦的鲤,翕忽游弋,池子里的荷常开不败,满园子的风荷香。

雷鸣炸响,土地巨震,连带着脚下的木桥也开始摇摇晃晃起来,黑色的裂纹蔓延上雪白的外墙,浅灰的瓦片落地碎得四分五裂,墙内隐约传来动物的低声呜咽,身后山林之中传来了阵阵虎啸,那是猛兽绝望而悲戚的的长...

【山神也x风神青】穿山风 01

ooc慎入

后有碧玉剧情


   清明之后,立夏将至。熏风拂过,木叶葳蕤。

   王也伸出手,轻暖的风柔柔地掠过他的掌心,端的是一派温柔。五指收拢时,那风又毫不留恋地顺着指缝而去了。

   他拍拍身上衣裤的草屑落叶,倚着树半坐着,瞥了眼天色。

   绯色的绮霞驱散了夜色,东方既明,橙红色朝阳将升,不过片刻,夜色散尽,第一缕金色的阳光吻上山巅。

   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青草被连着压倒了一片,有什么东西一路滚了过来直至撞上了王也垂在一旁的手方才停了下来。...


-

悄悄推一下师叔x师傅的cp啊,real带感啊,严肃中偶尔皮一下的数学爱好者师兄x风花雪月无一不精掷果盈车的风流师弟,你走了以后我帮你保管洛阳的东西,你的徒弟我来帮你带……

【檀鑫/鑫兮】骗(上)

上篇檀鑫鑫多无差
写给@tazumi拓海 的毕业贺文  另外,疯狂暗示.jpg
肉的话可能是檀鑫也可能不写

檀健次第一次遇到赵泳鑫是在欧洲某个小镇的路边摊上。

   彼时他正手舞足蹈,连叫带比划地跟老板解释他要一根热狗而不是一份汉堡,奈何跨地域的肢体语言似乎不太奏效,他费尽心思的动作让老板看得一头雾水。

   赵泳鑫正是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用一口漂亮的英语花三分钟解决了檀健次三十分钟都没搞定的事情。

   檀健次还没来得及道谢,赵泳鑫就转身离开了,可谓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行道难】05

周更啦,不会断的,放心

师父的事情终于写完了,哥几个可以踏上旅程了


   自那日太合山下的变故已半月有余,赵泳鑫却仍未有苏醒的迹象,一身的重伤全凭掌门令吊着一口气没去见阎王。

   王一浩带着一群伤弱病残的师弟跟木言真人留下的罗盘上了路,去寻找逃出封印的四凶。他也不是没有萌生过退意,家里父母本就是散修,回了家一样可以继续修行,甚至带着师弟们一起过日子也没问题,不过是家里多添几床被子几副碗筷罢了。可他看着昏睡不醒的赵泳鑫,一旁沉默不语多日的肖顺尧,急的团团转每天从外面带回来各种药草的池约翰跟哭得眼睛都几...

【行道难】番外 四月芳菲



行道难正文卡了,写个尧鑫番外混个更
让我们为中国好助(gui)攻(mi)檀健次同学献上掌声
时间线在正文之前,他们还没有全部拜入山门的的时候

太合山后山。

   一只雪白的狐狸正轻巧地挪腾跳跃,它身后有一名身着短打的少年穷追不舍。

   雪白的狐狸不时回头张望,林间低矮繁密的枝叶给少年的追击带来不少麻烦。还没等狐狸松一口气,那少年竟抽出黑色的长刀将那些阻挡他的枝条统统斩了个一干二净。

   狐狸一受惊蹿得更快,三两下进了一片浓雾里蓦然消失不见了。少年也跟着一头扎进了那浓雾中。
浓雾的尽头是一片林子,奇怪的是树上...

【行道难】04

师父的便当🍱热好了

下周考试,可能停更,看下情况

我顺便理理大纲要开始走剧情

有什么想看的梗请留评论告诉我,能写的尽力写

喜欢的话,您的红心蓝手评论都是对我的激励

搜索tag“行道难”可看前文



  为人弟子,应尊敬师长,不能随意打断师父说话。但是池约翰果断的抢了师父的话茬。

  所以池约翰这句话问的很不尊师重道

  修行者,讲究的是除魔卫道,顺应天意,无欲无求,与天地万物合而为一。

  见了入了魔的修行者,理应将其一剑劈死,但这些个师兄弟不但没有一剑将木言真人劈成两半,还给他打了道清心咒,这个行为十分不像正经修士。...

【行道难】03

我相信他们

他们五个人是一个团队

另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没了

搜索tag“行道难”可看前文

非常需要大家的红心蓝手及评论

如果觉得有一点点喜欢的话请留下您的评论



肖顺尧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三师弟仍惊魂未定,赵泳鑫本就身着一身红衣,此时身上的衣服颜色深浅不一,想来是被什么东西染成这样的。至于是被何物染红,肖顺尧不敢细想。手里的触感黏稠温热,他更不敢去细想是何原因。

  他只茫然地想道,就在几刻钟之前,这个牙尖嘴利恃宠而骄的师弟还理直气壮地拿他的披风垫屁股,同他斗嘴。现在却带着一身的伤口,面色灰败地躺在他的怀里,气若游丝勉强撑着一口气没晕死过去。...


趁着有时间把背景都交代一下

这篇是走玄幻悬疑向【大概吧

木言真人的木来自宋柯先生,言来自詹华先生,便当已热好

师父这一节算是序章,交代前因后事大致设定的

上路以后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大家一起闯关破案的

cp向仅限尧鑫,其他自由心证


王一浩在这里是个货真价实正儿八经的活人修士,肖顺尧赵泳鑫以为自己是个人实际上是灵体【什么灵体后续再说】,池约翰是金翅大鹏鸟印度教里的迦楼罗吃了不能吃的自焚而死留下琉璃珠的那只,忠心刚直感觉很适合约翰,檀健次青丘九尾狐,现在只有七条,冒险冒着冒着就有九条了


剩下的写到再详说了

1 2 3 4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