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难】番外 四月芳菲



行道难正文卡了,写个尧鑫番外混个更
让我们为中国好助(gui)攻(mi)檀健次同学献上掌声
时间线在正文之前,他们还没有全部拜入山门的的时候



   太合山后山。

   一只雪白的狐狸正轻巧地挪腾跳跃,它身后有一名身着短打的少年穷追不舍。

   雪白的狐狸不时回头张望,林间低矮繁密的枝叶给少年的追击带来不少麻烦。还没等狐狸松一口气,那少年竟抽出黑色的长刀将那些阻挡他的枝条统统斩了个一干二净。

   狐狸一受惊蹿得更快,三两下进了一片浓雾里蓦然消失不见了。少年也跟着一头扎进了那浓雾中。
浓雾的尽头是一片林子,奇怪的是树上无叶无花无果,脚下却绿草茵茵,显得十分诡异。

   忽然远处闪过一抹白色的影子,少年眯着眼睛蹑手蹑脚地慢慢靠近。不动声色地将刀收回鞘中,自身后摸出了三支漆黑的箭矢悄悄地搭在弓弦之上。
箭矢挟着风声冲向狐狸,眼看着那狐狸马上就要血溅当场,却不知哪里飞来几颗小石子将其一一打落。

    粗壮的树干后面闪出另一个少年,穿着一身月白色的丝缎衫子,抓着尾巴揪起那狐狸故作凶狠道:“檀兮尔,你又馋嘴,这次又惹了什么祸回来?”被称作檀兮尔的狐狸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不住地挣扎,吱吱地叫着。

   月白色衣服的少年只好无奈道:“好好好,那檀健次檀小爷您又惹了什么祸回来,这样可以了吧。”那狐狸闻言,尾巴一甩挣开了被倒吊的凄惨命运,乖巧地跳进那人怀里委屈地呜咽了几声。

   身着短打的少年被这一人一狐无视得彻底,加上干粮又被狐狸不知偷去了哪里,怒气冲冲道:“喂,你是什么人,那狐狸吃光了我的干粮,我正要拿它当晚饭呢!”说完觉得这样并不能解气,抽出刀来便飞身上前。
   他使尽全力的一刀,被一把折扇轻巧地挡开了。那少年笑吟吟道:“那狐狸名叫檀健次,我叫赵泳鑫,他是我师弟,一时嘴馋吃了你的干粮真是不好意思,在下替师弟赔个不是。”

   这轻飘飘的道歉效果并不令人满意,那少年的怒气依旧未减半分,沉默着改变刀势,攻向赵泳鑫。
赵泳鑫沉了脸色,挡下少年的第二刀,冷然道:“我们是太合山上的人,你且快快住手,我不想伤了你的性命。”

   那少年闻言,冷笑道:“我叫肖顺尧,今年也要参加入门选拔的,你们是仙山上人又怎样,伤的了我吗?”说着又挥起了刀。

   檀健次早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肖顺尧的刀法凌厉霸道,赵泳鑫无法硬接下来。他接下两刀虎口已震得微微发麻,只好在躲闪之中寻找机会进攻。可肖顺尧的刀法显然修习小成,他一时之间无法找出破绽来,气息却已然紊乱,肖顺尧却越战越勇。

   赵泳鑫只好旋身跃上高高的枝头,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方法,能稳稳地立在枝头。他所立的枝条上,竟冒出一个个小小的花苞,又过了一会,那些花苞缓缓绽开,一簇簇的桃花缀在了干枯树枝上。

   可惜肖顺尧并不是个擅解风月的人,他看着赵泳鑫站在枝桠上只想着一刀砍断树枝,就可以同赵泳鑫接着打了。

   一枝桃花被削落在地上,赵泳鑫险险躲开扑面而来的一道凌厉刀风,恨得咬牙切齿,他从未见过如此软硬不吃不解风情之人,简直就是个一根筋的木头。但他有着实无法正面硬扛下肖顺尧的刀,只好不停地变换落脚的枝头,希望肖顺尧的体力能早些耗尽。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死气沉沉的褐色枯枝上,粉嫩雪白的桃花纷纷绽放,无边的桃花蔓延远去,宛如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美丽桃源。

   赵泳鑫的身法轻灵飘逸,在枝头间来去自如,加上盛开的桃花层层叠叠地遮挡着视线,肖顺尧的刀愣是没挨着赵泳鑫半分。

   这已经无形之中已经变成了一场比试,心高气傲的少年郎谁都不愿服输。

   肖顺尧略一思忖,凝出无数道刀影,暴雨一样劈向令人眼花缭乱的桃林。

   无数的花枝被斩下,粉色的花朵花瓣便纷纷扬扬地落下,宛如一场粉色的桃花雨。

   他的刀尖上轻飘飘地落了一双月白色的丝缎靴。

   抬头,他对上了一双眼。

   世人所谓惊艳,即是指看到的一瞬间忘了呼吸。
那双眼含着七分若有似无的笑意,三分浑然天成的傲气,揉在一起,鲜明得像是三月三的春风与桃花尽数落在了这双眼里。

   人面桃花相映红。

   他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温柔的风儿吹过,平静的湖面漾起圈圈涟漪。
赵泳鑫先前顾着躲避逼人的刀风,只顾拼命躲闪,还未曾仔细端详过肖顺尧。现在落在他的刀上,才来得及看清他的模样。

   少年的面目棱角同他的人一样,分明凌厉,像是刚刚出生的狼,而他面目俊朗,因此看来并不凶狠,反倒更加添了几分男子气概。

   这一刻,两人皆微妙地保持着沉默。

   远处传来悠扬的哨音,“哼,呆子,我们下次再打吧。”赵泳鑫说完,像只轻捷的燕子,足尖只轻轻一蹬,便离开了肖顺尧的刀尖,轻盈地向太合山前山掠去。
肖顺尧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远处摆着他装干粮的包袱。被人放在了树下,落满了花瓣。他走过去拾起他的包袱,拂下落花,怔怔道,

   “……还有下次么?”

   一朵桃花打着轻巧的旋,撞上了他握刀的手,轻柔得像是一个吻。

   肖顺尧拈起那朵落花,迟疑了片刻,最后鬼使神差地放进了衣襟。




期待大家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是我继续创作的动力,感谢大家

评论(6)
热度(21)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