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难】04

师父的便当🍱热好了

下周考试,可能停更,看下情况

我顺便理理大纲要开始走剧情

有什么想看的梗请留评论告诉我,能写的尽力写

喜欢的话,您的红心蓝手评论都是对我的激励

搜索tag“行道难”可看前文






  为人弟子,应尊敬师长,不能随意打断师父说话。但是池约翰果断的抢了师父的话茬。

  所以池约翰这句话问的很不尊师重道

  修行者,讲究的是除魔卫道,顺应天意,无欲无求,与天地万物合而为一。

  见了入了魔的修行者,理应将其一剑劈死,但这些个师兄弟不但没有一剑将木言真人劈成两半,还给他打了道清心咒,这个行为十分不像正经修士。

  由此看来他们五人的行事风格可谓出人意料得极其臭味相投,是顶顶出彩的五朵奇葩。

  然而太合派这个门派更是诸多门派中的一朵大奇葩,别的门派选址都选在城镇附近的灵山,以便收取凡人的供奉。太合派偏偏选在一座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三面皆是群山,余下一面是个大湖。简而言之,举目四望方圆五百里以内,就独独太合山这一座高耸入云的山上有点人气。

  这还不算,太合派征收弟子时也从不定期举行盛会进行征收。就这一代的弟子五人,皆由木言真人下了山一个个领回来的,一代掌门人竟沦落至亲自下山找徒弟,可想而知,太合派的名声是多么的衰微。

  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门派,竟然封印着四大凶兽。四年前封印隐隐有松动的迹象,为了不让徒弟们遇险,木言真人便以让他们下山游历为名,暂时离开太合山,出乎他意料的是混敦不知怎么引来了万千妖魔横行太合山。

  “所以师父您现在这样…………”檀健次上前一步好奇道。

  “不,”木言真人摇摇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是三垣门被万千心魔的魔气招来了,”三垣门,是一个自称捍卫天道正义的门派,号称所到之处必降妖除魔,涤荡妖邪之气。当时三垣门的弟子来到以后,不听劝告,闷头斩杀妖魔,群妖惨死时的怨气充盈了整座山。

  四凶则趁机吸收怨气,冲破了封印四散而去。四凶虽然逃了,但追随他们而来的万千妖魔却未离开,反而还因为冲破封印的四凶而功力大增。万般无奈之下,木言真人连同三垣门一同布下阵法,献祭己身,重新补好封印。

  这样,虽然无法重新封印四散而去的四凶,但镇压太合山上的妖魔却已足够。由于有掌门令庇护,木言真人尚得一缕残魂犹存,然而被魔气侵染已久,时常失去理智,濒临入魔。

  山上的其他弟子也在此一役中惨死,算来算去,偌大的太合山只剩下他们五人了,这个事实仿佛一道晴天霹雳,震得五人浑身冰凉说不出话来。
木言真人身形愈加透明,仿佛下一刻便要随风而去,王一浩急上前一步,却抓了个空。檀健次见此情状,眼泪又簌簌地碎在地上。

  木言真人正色道,“小鑫,你既接了掌门令,就是我太合的掌门了。封印四凶,镇守封印是我派之责任,你务必要将四凶重新封印。”木言真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但你千万要记住怀璧其罪的道理,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知道了吗?”

  掌门令内的灵力正把赵泳鑫之前被震断的筋脉一寸寸接回去,其痛楚无异于剥皮抽筋,赵泳鑫疼得满头冷汗,却还是挣扎着点点头。

  远处的天空隐隐发白,群山染上了深深浅浅的黛色。木言真人脸上终于轻松起来,微笑道,“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哪怕是修士,也不能同天道抗衡。我这样的糟老头子,迟早都会走的。” 

  王一浩嘴唇翕动,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现在是四月初,正是仲春时分,即使透过暗沉沉的夜色也能看到地上的草正苟延残喘地透着绿意,又长又宽的叶子上缀着晶莹的露珠。血腥味渐渐散去,木叶的香气混杂着花朵雨露的芬芳温柔地挤开腥臭的血气,带着勃勃的生机钻进人的鼻子里。

  黎明的曙光穿过了层层叠叠的绿叶轻柔地落在一颗露珠身上,这颗露珠闪着淡金色的微光,一阵风吹来,它开始摇摇晃晃欲从那叶片上坠下。

  木言真人的身形被这阵风吹散了三分,肖顺尧忍不住红了眼眶,但他只是把拳头攥紧又松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一线细细的曙光终于划破了漫漫寒夜,山岚慢慢蒸腾而起,湿润清新的空气里传来了鸟儿鸣叫的声音,河里的鱼儿用尾巴拍起了水花,彩色的蝴蝶翩翩落在芬芳的花蕊上。

  木言真人的残魂彻底化作天地间的一缕清气。

  一轮红日从地平线跃上山头,仿佛无边的黑夜终于过去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赵泳鑫心中大怮,咳出一口淤血,彻底昏死了过去。


评论(10)
热度(18)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