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难】03

我相信他们

他们五个人是一个团队

另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没了

搜索tag“行道难”可看前文

非常需要大家的红心蓝手及评论

如果觉得有一点点喜欢的话请留下您的评论






  肖顺尧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三师弟仍惊魂未定,赵泳鑫本就身着一身红衣,此时身上的衣服颜色深浅不一,想来是被什么东西染成这样的。至于是被何物染红,肖顺尧不敢细想。手里的触感黏稠温热,他更不敢去细想是何原因。

  他只茫然地想道,就在几刻钟之前,这个牙尖嘴利恃宠而骄的师弟还理直气壮地拿他的披风垫屁股,同他斗嘴。现在却带着一身的伤口,面色灰败地躺在他的怀里,气若游丝勉强撑着一口气没晕死过去。

  檀健次慌乱地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他是最小的,平时师父师兄总会塞些保命的符咒丹药给他。什么都行,他把身上的东西全数倒了出来,在地上扒拉得一团糟,可惜到头来什么也没找到。

  不远处,木言真人的眼神已逐渐清明,像是从睡梦中醒来,这的确是一场噩梦。王一浩真元几近用尽,脚步虚浮衣衫褴褛,灰扑扑的长袍上满是阔口和血污。肖顺尧一身黑看不出来伤势,但他的刀刃早已卷起,虎口也被磨得血肉模糊。跟池约翰为了挡下雷劫差点被烧焦了,黑色的伤口透着红色的血肉,一动就阵阵生疼。但这些伤医治起来并不棘手,因为这些伤口并不致命。即使不去医治,凭着几人十几年的修为,假以时日也足以自愈。

  但还有一人他却不忍再看,那人现下正奄奄一息地倚在肖顺尧怀里,浑身上下大大小小数百道伤口,丝丝缕缕的乌黑魔气顺着伤口入侵此人体内。若是在平时,真元护体魔气比这浓上十倍也不足为惧,可此人竟不自量力地画出了一道清心咒,透支了所有真元去清了非他能压制的万千妖魔元神。此时再无半点真元护体,魔气同本源清气相互冲撞,宛如千刀万剐。

  如此危险的境地赵泳鑫本人似乎并不在乎,他扯出了个笑,断断续续得意道:“我这道清心咒……咳咳,能压制这引来雷劫的魔气,此生也算是够本了。”

  檀健次问言的泪水鼻涕不停往外冒,“你才十几岁,说什么这辈子的事。”池约翰看赵泳鑫面无血色,脸色灰白,一副半只脚踩进棺材的样子也哭得说不出话来。

  王一浩已快要脱力,经脉阵阵刺痛,这是真气即将衰竭的迹象。但他仍勉强提着一口气,持剑站在四人身前,双目紧盯木言真人,防备突变再生。

  木言真人叹了口气道,“一浩,放下剑吧,为师现在神识清明,压制着那些魔物不是难事”

  王一浩不为所动。仍旧持剑立在四人身前,单薄的少年身型逆着光,从背后看去,竟看出来几分不动如山的沉稳。

  木言真人也不恼怒,他原地打起坐来,双眼紧闭,仿佛昔日仍在太合山上,讲经堂中,准备检查弟子们的日课。

  那是忙碌又美好的一段时光,赵泳鑫拉着肖顺尧两人凑在一起不知商量出多少坏点子,什么上房揭瓦,抓鸟叉鱼,点着师父的长胡子,偷摘后山上的野果。

  每每想出来什么点子以后,赵泳鑫便去怂恿大伙一块捣蛋。王一浩虽然端着大师兄和架子很少参加进来,但对几个师弟这些事情也睁只眼闭只眼,挑着告诉师父。最后东窗事发的时候,却总是被连累,不知陪他们抄了多少经书。

  可太合山不见了,木言真人不知为何聚万千妖魔元神于己身。

  物是人非。

  突然,木言真人身上光华流转,他猛地睁开双眼,抬起手来。一样小巧的物什疾射向无力挪动半分的赵泳鑫。

  王一浩拼命提起剑来,只听“叮”的一声,那东西透过过王一浩的剑,不依不饶地直射向赵泳鑫,肖顺尧等人只觉被一股强大的威压狠狠压制无法移动半寸。

  转眼间,那东西已穿过数把刀剑没进了赵泳鑫眉心处。

  王一浩仿佛此时找回了魂魄,不可置信地怔然低喃道:“掌门令?”

  木言真人点点头,从他那宽大的袍袖中拿出玉质的一块牌子,“第二百一十代弟子赵泳鑫听令,”

  掌门令,是一个门派掌门人的身份象征。若要往下传,只有上一位掌门……大限将至。

  “……”赵泳鑫也是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茫然地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

  赵泳鑫的眼眶酸涩,脑子糊成一团浆糊,挣扎着从肖顺尧怀里滚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往后躲。檀健次赶紧上前去扶稳他,怕他乱动让伤口崩裂得更加厉害。

  池约翰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心眼比缸大接受能力惊人,总之他现在十分冷静,用每个人都能听得清的声音问了一个问题。

  “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7)
热度(24)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