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难】01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今天

这是一个玄幻修真背景的全员向同人文

就是收收妖谈谈恋爱的故事

可能会虐,总体还是甜的

不一定主推cp感情线,边走剧情边推感情,可能比较慢热

主要还是全员跟剧情为主

cp仅有一个就是尧鑫,其他全部亲情向

人物有ooc慎入

谁是主角我也不好说,篇幅应该会是中长篇





 月已升过了柳树梢头。

 官道上有一个人架着快马飞奔而过,马蹄扬起的尘沙太高,只能约莫看出这是个少年人的身形。

 檀健次抬头看了看月色,心中暗暗盘算了时间,观察了会看着四下无人,从那匹飞奔的快马上一跃而起,纤细挺拔的少年身型逐渐拉长,不多时,他已变成了一只漂亮的大白狐狸。

 油光水亮的银白色皮毛上像浮着一层皎洁的月光,身后七条蓬松的长尾恣意摆动,久久未曾用回自己的兽型行事,这一下只觉得还是兽型舒服自然,他忍不住抖抖这一身皮毛,发出畅快的长啸声,响彻山林。

 远处竟传来仿若回应似的尖唳,檀健次顾不得撒欢打滚,连忙飞奔起来,跃过河流沟谷,踏过山石河岸,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浑身流光溢彩的灿金大鸟在夜色中展翅,像是瑰丽奇美的上古传说,这只金色的大鸟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头降落,几乎要蔽天的羽翼缓缓收起,自它的利爪开始,一点点幻化出人的模样,等金光消散,那大鸟已赫然变成一个少年,长着副西域人的模样,池约翰不耐烦地踢了踢地上的砂石,抱怨道“健次他这个毛病能不能改改,磨磨蹭蹭的真是烦死人了”

 不远处有个倚着巨石的红衣男子,估计是嫌席地而坐太脏,还颇为讲究地拿一件黑色披风垫着。闻言,手指一弹,一簇火焰便凝成一股极细的的线向池约翰弹射而去,“这不是还没到时辰么,急什么。”这红衣人看起来极为满意池约翰躲避那簇火焰时的窘态,十分开心的勾出一个笑来,这人本身面容精致,眉目带着股南方特有的温润,一笑起来眼里像是含了股荡漾的春水。

 “赵泳鑫,你可真会护短,”仔细一看,有个人正舒舒服服枕在之前那红衣人的大腿上,闭着眼小憩。红衣人笑起来一抖,惊扰到此人的休息了。名叫赵泳鑫的红衣人听了有些恼怒“肖顺尧,你先从我腿上下去再说话”

 枕在赵泳鑫腿上的男子一身劲装打扮,露出一双结实的臂膀来,手边放着把刀,刀鞘灰暗破旧不知刀身是个什么样子。他的五官宛如刀刻,深邃锐利,没什么表情的时候自带了股凶煞气,像是被谁欠了钱,是个天生的好刀客。此时枕在赵泳鑫的腿上,神色轻松嘴边带笑,到显出几分柔情来。

 有一个人倒是一直没有说话,在稍远些的地方打着坐,着了一身简单的灰色道袍,发髻梳的整齐。这人名叫王一浩,是这几人的大师兄,因此成熟稳重的气息更甚,仪表堂堂,端方稳重,是个温润的君子模样。腰上别的不是拂尘,是把剑,剑鞘是乌木制的,除了剑柄顶端嵌了颗白色的玉石,便没有其他装饰了。

 夜空中传来风声,一匹银色的巨兽踏着月色而来,正是众人久等的小师弟檀健次。白狐刚一落地,就换成人形。檀健次虽有上千岁,是个上了年纪的妖兽了,但他修成人形,有了心智的时间还不长,再加上自打记事以来,一直都是同赵泳鑫在太合山上修炼,因此心智也就等同二十左右的少年人。人形的面相也是如此,一双桃花眼,黑色的眼仁又大又亮,像是会说话,硬生生将桃花眼天生的多情拧成了孩子似的灵动跳脱。

 师兄弟五人中只有赵泳鑫跟檀健次从小在太合山上修炼,其他三人都是后来通过考核才拜入门派的。所以,檀健次赵泳鑫两人生活上的习惯爱好较其他三人更为相近,但论感情,又数后来的肖顺尧跟赵泳鑫更好。

  这两人初见之时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每天打得门派上下一团糟。五人的师父木言真人也不知怎么想的,竟将这两人安排在一起,说来也怪,后来两人的感情一日好过一日。

 五人虽说同为太合山木言真人的弟子,修行方向却各不相同。

  老大王一浩,是个正儿八经的人类修士,炼丹布阵自然是必修课,除此之外还习得一身好剑法,推算卜卦也是一绝。二师兄肖顺尧跟老幺檀健次则重锻体,一个使刀一个使重剑,两人也并非对布阵一类之事一窍不通,只是实打实的对战更能激起这二人的兴致,也就在锻体的路上一路高歌猛进了。排行第四的池约翰体术法术双修,然而炼丹炼金布阵之术则稍显逊色。这三师兄赵泳鑫则偏重于法术,体术对外还勉强够看,对内则是垫底,好在兵器法器上手得快,是这几人中会的最多的一个,其余的话炼丹卜卦布阵不在话下,连炼器岐黄也毫不逊色,几乎是把除了体术以外的东西都学会了

  五人四年前下山历练,今天正是木言真人考验他们五人的日子,若是成了,他们五人便是正式出师,若是不成,则还需闭关修炼。

 一阵清风吹来,木言真人已悄然而至。

评论(15)
热度(20)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