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镜花水月

半学pa

高中生阴阳师安x百鬼之主滑头鬼雷

滑头鬼梗来自滑头鬼之孙以及滑瓢鬼【其实他们是同一个东西,也称作客人神】,魑魅魍魉之主称为滑头鬼。有自己的百鬼夜行,在妖怪中威望很高,没有取百度百科上的威严老人形象而选择少年形象,只保留了其随心所欲的行事风格。

————————————————————————————————

远处的天空中还残留着黄昏时分的薄红,月亮却缓缓升起来了。安迷修怀抱着今天收到的生日礼物,搭着地铁穿过城区,又走过两条街道,路上驱走了一直跟在某个小姑娘背后的恶灵,最后来到一栋老旧的公寓面前。公寓很矮,仅有四五层楼高,在周围高楼大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寒酸。白色的外墙已经有些地方剥落了,裸露出内里黄色的沙土与红砖,整栋楼黑黢黢的,即使天色已暗也没有一盏灯亮起。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人还在居住的房子,安迷修一面想一面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或者换句话说,在这里居住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铁门缓缓阖上,安迷修熟练地结了印,昏暗破旧的楼梯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扇古朴的朱红色木门,在他跨过门的一瞬间,身上的白衬衣黑西裤成了狩衣的模样,门后是一方庭院。庭院内有小桥流水,一旁的樱花正开的灿烂,在朦胧的月夜里更显得妩媚动人。

安迷修看着静谧的庭院觉得奇怪,他养的那些个式神平日里这会儿应该在庭院里喝茶赏樱,练字对弈又或者闲暇无事互相打着玩,怎么今日这样的安静。他凝神细听了下,亭子里隐隐约约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于是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离亭子越近,传来的说话嘈杂声也越大,而他看到亭子里的景象时,不由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他的一众式神纷纷穿上隆重华美的盛装,分左右两列一字排开,按照资历顺序落座,正有说有笑地举行宴会。且不说各个式神桌上的美酒佳肴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就单单是这样盛大的场面他就没见过。其实这样也怪不得安迷修,他平日里同式神打成一片,从来都是把式神当做自己的亲人朋友,虽然都是自己召唤而来的式神,但他从未把他们当做工具使用。式神们自然也不怕他,年纪大些的,活泼好动些的还能同他开开玩笑。他看了看宴会,众妖把酒言欢,推杯换盏是在是开心得紧。他笑着摇摇头,打算转身离开不打扰妖怪的宴会。他好奇地探头看向主位,想看看是谁举办的宴会。是年纪最大的惠比寿,还是那三位声名远扬的大妖。

都不是。

端坐在主位上的,是他从没有见过的妖怪。穿着黑色滚银边带有暗纹的和服,披着绀紫色的羽织,腰间似乎挂了一把华美的太刀,面上覆了狰狞的朱红色鬼面。正百无聊赖地一手托着头,一手端起酒盏欲饮。座下的妖怪此时奏起了乐曲,樱花妖和桃花妖正欲起舞。

安迷修却没有了,欣赏的心情。他这座庭院存在于结界之内,没有结印无论是其他阴阳师还是大妖都无法进入,如果是强闯,安迷修也能感应到有人穿过结界。现在那位在主位之上的妖怪却无声无息地进入了他的庭院,实在是令人心生不安与防备。

主位上的妖怪此时注意到了在一旁的阴阳师,“我说是哪个不长眼的妖怪有这么座庭院不给我通报,”他的声音像是被什么扭曲了一样音调奇怪,只能勉强听辨出在说什么而本来的音色完全则分辨不出来。“原来是个阴阳师。”

安迷修皱紧了眉头,“阁下不请自来,还请告知尊姓大名才是。”安迷修垂在身侧的左手已经攥紧了流焱的剑柄,如果是打算来寻事的,打出去便是。那妖怪好笑地转头看向他,“阴阳师,你对我的敌意很大啊。既然这样,”妖怪站起来,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一把形状奇特的大锤子,电光在锤子上跃动“我们不如来比试比试。看看你够不够我的一根手指头啊”  

话音刚落,那个妖怪就从座椅上俯冲而下,带着狂雷袭向了他。安迷修稳稳架住这声势浩大的的一击。对面人不多言语马上又举起锤子。安迷修一边躲开从天而降的落雷,一边往那人的周围洒下朱砂。就在安迷修又躲开一次落雷的时候,地上的阵法已然成型。

“言灵·缚”安迷修念完,阵法放出蓝盈盈的光,中心无端伸出几根小臂粗的黑色铁链,把那个妖怪紧紧地缚在阵法中间。

就是现在。安迷修举起自己的双剑,往被困于阵法中的妖怪劈下。那人被干净利落地一分为二,切口飘散出丝丝缕缕的黑色。安迷修疑惑地看向手中的剑,刚刚一斩下去,总有种其实没有砍到实物的错觉,可这妖怪刚刚被自己斩开了没错。

BGM【这篇的灵感来自bgm,如果有条件请搭配BGM食用。特别是中后段,这段后期有两句念白。可以搭配食用,也可以无视】)

“不是错觉哦,阴阳师。”被一分为二的妖怪身形渐渐消散,庭院内樱花花瓣纷纷扬扬飘落,本来应该被斩开的妖怪,此刻正躺在万叶樱的枝干上。

是什么时候到哪里去的,安迷修更显警惕,紧紧注视他的举动。“哦呀,想盯着我看我耍什么花招吗?”安迷修没接他的话,仍是紧紧盯着他。“那么你就看看吧,我在哪里呢?”视野被黑暗所覆盖,那妖怪的身形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安迷修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妖怪,端坐在主位上的妖怪,这样捉摸不定的妖怪。

明白了,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妖气,他闭上双眼,往侧跨一步,回身劈开混沌的黑暗。庭院慢慢显露出来,无边无际的黑暗散去。他看见带着鬼面的妖怪站在不远处,于是朗声道“百鬼之主,就是这么个滑头鬼么”。妖怪没有理会他,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突然,他脸上的面具传来了开裂的声音,“只是,来我家做客还这么神神秘秘,似乎不太好吧。”安迷修带着笑意收剑入鞘,刚刚那一下,目标本来就不是面前的妖怪,而是他脸上的面具。果然,下一秒,朱红色的鬼面裂开了,木质的碎片掉落在地上,安迷修也终于看到了面具后的脸。

并不是传说中那样年迈丑陋的的脸,面前人是一个俊秀漂亮的青年,五官精致好看,漂亮的紫眸里藏着细碎的星光,这是一张熟悉至极的脸。

雷狮。

翡翠色眼睛的阴阳师此时愣住了,不知做什么反应是好。又莫名觉得,如果是雷狮的话,滑头鬼这个身份反而十分合适,都是随心所欲不受拘束的存在。雷狮好笑地看着面前年轻的阴阳师,他搞不懂为什么平日里百般明示暗示安迷修就是没往深处想。世上哪有那么碰巧的事情呢,每天碰巧搭同一部地铁,碰巧在食堂的同一张桌上吃饭,他收妖的时候碰巧出现在附近,情人节碰巧多出一份的巧克力。他有心栽下的花,却被当做是无意插下的柳。想想就着实生气。也不禁产生了怀疑,莫非这一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安迷修这人,平日里也的确是对谁都温柔,有事情去请求他帮忙大多数都能做好,即便是驱除邪祟,也绝不对无辜的小妖动手,尽管那样可以迅速提升修为,已经成了众多阴阳师心照不宣的小秘密了。妖怪里传开了安迷修的事情,无聊的百鬼之主对这个传说之中温润如玉,风光霁月的阴阳师产生了兴趣,于是前去一看究竟。正好遇到安迷修在给受伤的小妖治疗,青色的草木之力在他掌心汇聚,脸上的神情专注。治疗以后,听到小妖的感谢他也只是挠头笑笑,夕阳把他的身影染得格外温暖。阴阳师脸上温柔的笑意,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某天百鬼之主,饮醉后发现自己脑海里全是翡翠色眼睛的阴阳师以及他温暖的笑容,懊恼地埋进自己的臂弯。

“完蛋了,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于是安迷修有了一个转校生同学,雷狮。雷狮每天在班里兴风作浪,偏偏那样桀骜不羁的样子收获了一大票迷妹,就连成绩也压着安迷修一头。按理说,雷狮那样随心所欲的行事作风跟安迷修温和有礼的样子完全是南辕北辙。两人应该势成水火,相看两相厌。可每次一看到雷狮眼睛里的兴奋与喜悦,安迷修就生不起气来。

准确来说,安迷修从见到雷狮第一眼就被他的眼睛深深地吸引住了,他本身长得就好看,黑曜石样的瞳孔像是要把人给吸进去,又给他平白添了几分兽的狂野。那双眼是神秘的夜空,是嚣张的狂雷,是浩瀚宇宙中的闪烁星云。现在,那双漂亮的紫眼睛正含着笑意看着自己,尽管知道他并不是慕恋自己,甚至那笑容仅仅是出于嘲讽,也不由产生错觉,仿佛他眼中的万千星辰只为他一人而闪耀。好像是故意想看自己的洋相似的,雷狮猛地凑到自己的面前。安迷修刚想开口让雷狮起开,一根手指轻轻地点在他的唇上。这下子,安迷修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实在是太近了。他甚至能闻到雷狮身上的香味,酒香和樱花的香气混杂在一起,比烈酒更能醉人。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明明没有喝酒,脑子却晕晕乎乎的,一定是雷狮身上的酒气太重了才让他不知不觉就变成这个样子。大脑无法正常思考,心脏激烈地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跃出胸膛。像一尾脱水的鱼,嘴唇一张一合却没有办法说出话来。他呆呆地看着雷狮,他们的距离是这样的近,他能感觉到雷狮冰凉的鼻尖,只要谁再往前凑一点两人的唇就能贴上,交换一个带着酒气的吻。

安迷修是这样想的,雷狮也的确这样做了,他揪着安迷修的领子,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时间在这一刻宛如停滞了,庭院檐下清脆的风铃声他听不见,水缸里一尾金鱼跳起又落下,鱼尾拍出的晶莹水花他看不见,盛开的樱花让清风捎带而来的馥郁花香他闻不见。他只听见了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心跳声,他只看见了雷狮雪白的头巾被风吹起在空中划过了好看的弧度,他只闻见了雷狮身上传来的甘冽酒香。

樱花从枝头缓缓飘落,落到了石桌上的酒盏里,琥珀色的酒液漾起圈圈涟漪。

等他回过神来,雷狮已经退开身了。

随心所欲的百鬼之主好整以暇地看着手足无措的阴阳师,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唇,那上面还残留着雷狮的温度。又一阵风吹来,粉色的花瓣从树上缓缓落下,这样旖旎的场景让阴阳师鼓起了勇气。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伸出手去拉雷狮的手腕,却出乎意料的什么也没抓到。雷狮的身形洇出墨一样的黑色,紧接着慢慢在花香中散开了。

镜花水月*。

雷狮倚在庭院的门旁,好笑地看着阴阳师扑了个空,他的羽织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几片花瓣,他把它们从衣服上取下来,偏过头想了想,还是放进了贴身的袋子里。然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百鬼之主的话语却随着清风吹进了阴阳师的耳朵。

「安迷修同学,我们来日方长,还请多多指教。」

———————————————————————————————

*为滑头鬼的招式,中了但有没中的感觉,正如镜中花水中月,没法捉摸,滑头鬼的真正属性。

评论(1)
热度(11)

© 马甲八号 | Powered by LOFTER